私人飞机_私人飞机价格_私人飞机品牌

有了“规范”以后,植保行业洗牌将加速

今年6月1日,我国首个国字号农业无人机行业标准《植保无人飞机质量评价技术规范》(以下简称“规范”)正式实施,主要涉及植保无人飞机产品本身的质量要求,尤其是在安全方面,明确提出植保无人机应具有限高、限速、限距以及避障等功能,对于引导企业规范植保无人机的生产经营、促进植保机推广应用以及为相关的检测机构提供了检测标准。

对于植保行业来说,“规范”的出炉无疑是一针强心剂。这样的“规范”到底是怎样出炉的,当初都经历了些什么?未来还将有哪些后续的工作?对于植保行业,它又将意味着什么?无人机植保未来又将会有什么样的变化? 在7月26日上海举行的“2018长三角无人机产业创新大赛暨协同发展论坛”上,记者记者就相关问题采访到该“规范”的主要起草人——农业部南京农业机械化研究所植保与环境工程技术中心主任、中国农业科学院植保机械科研团队首席科学家、国际农业工程学会精准农业航空分会副主席薛新宇。

记者:有关“规范”的出炉情况,外界并不太了解,具体是怎样的?

薛新宇:其实2014年农业行业标准就立项了,立项之前我们有几个项目在支持,一个是863项目,我还主持了农业行业科技的项目,里面也有一部分是植保的项目。在2014年我们又加了些别的东西,当年4月份开会,把各个企业召集起来,说要定一些技术要求,比如对于航迹精度的要求,对于傻瓜化操控的要求。当时是两个标准,一个叫安全技术要求(《农用遥控飞行器安全技术要求》),一个叫试验方法(《遥控飞行喷雾机试验方法》),现在合并成了《植保无人飞机质量评价技术规范》,在当时是挺超前的,因为基本上还没有企业能够实现。 我们把大家叫来后,大家都很迷茫,并不知道农业是什么需求,产品需要有一个什么技术方向,有了“规范”以后,大家至少知道要在航迹上面,在傻瓜化操控上面要做工作,还有定高定速,飞行的稳定性。2014年12月份,我们做了标准的试验验证,当时傻瓜化操控就出来了,基本上在半年时间,就再也不是以前那么难操控了。2017年7月,“规范”获评审通过,一直到2018年1月份,质监局的流程走完,3月12号正式发文件正式批准,6月1号正式实施。

记者:2014年立项的时候,国内植保机的发展水平似乎还不怎么样……

薛新宇:离真正地把它当做一个装备——农机要便宜、皮实——还有工作要做,我们觉得应该前瞻性地去引导一下行业的规范发展。从科研的角度说,我们其实早在2008年就开始做项目,很多事情我们在做项目的时候其实都已经做了,只不过没有产业化,比如定高定速,而在863项目验收的时候航迹规划也都有了。

记者:在“规范”的制定过程中,无人机企业起到了什么样的作用?

薛新宇:无人机企业肯定是推动这个行业发展的重要力量,我们搞科研的把成果做出来就会觉得是个成绩,对于产业化我们没有那么迫切,所以我们做完了觉得通过验收就行了,谁愿意对它关注我们就心里很高兴,但是企业是要拿这个东西去挣钱的,而且它肯做是看到了市场的潜力,所以我觉得实际上我们国家的无人机发展企业发挥了最大的作用。我们只是去尝试了这个东西能不能用,然后在技术上把一些使用的要求或者怎么样能使用得好,或者摸索一些先进的技术,提一些概念,真正能承担农业应用的一定是企业,在这个过程中,真正下田去摸爬滚打的企业,最终让这个行业繁荣起来。

记者:在做这个“规范”的时候,最难的是哪些方面?

薛新宇:怎么样定好指标。指标的准确性是需要很多科学验证的,但实际上整个行业发展才这么几年,各个科研院所虽然在上面投入不少,但数据其实还是不够,而且前期很多企业也不一定重视,很多数据我们搜集不来。这个确实需要大数据积累的行业,目前我们的基础量不够,实践量不够,所以定指标很难,比如颗粒的指标,怎么确定一个参数是最合适的,需要好多的验证,不同的病不同的虫,可能都会不一样,我们定指标应该是对所有的都适合,或者说是一个安全的指标。

记者:目前“规范”还并不完善?

薛新宇:下半年还会有作业规范和作业质量标准的推出。现在的“质量评价技术规范”实际上所有的设计都是考虑到装备本身,当然这个装备是无人机作为植保机具,作为农机应该具备的功能和要求。但是没考虑人的因素,所有通过人去操控可能会好会坏的情况这里面都没有体现。所谓作业质量就是到田里面作业完之后,效果怎么样?我们怎么样来评价你做的好不好?还有一个就是要考虑到漂移的问题,飞机如果跟风场系统不匹配,药是不往下吹的,可能会被在空中蒸发掉,漂移最远可以达到一两公里外。

记者:那样一来肯定会造成不好的影响或伤害…… 薛新宇:我们不希望农药飘到作物以外的地方,希望把药都喷洒在靶标区,而不是非靶标区,所以对漂移还要定一个指标。 记者:也就是现在还没有定好? 薛新宇:这个就是作业质量要关注的内容。另外重要的是作业规范,操作规范关注人怎么样去作业,这是有关人的问题,涉及到用什么样的操作程序去作业。 记者:无人机操作不是已经实现傻瓜化了吗? 薛新宇:傻瓜化只是作业的一部分,但在对药的处理,还有比如在风大于四级的时候,最好就不要喷。类似这样的条件下应该怎么做,还是要人来判断。 记者:配药肯定是很重要的环节,要是配不好可能会很麻烦。

薛新宇:我们的“规范”其实只是规范一下对于什么样毒性的药,可能使用之前要戴手套、戴口罩,打完的药瓶要回收,都是过程方面的东西,但农药是牵扯到机械另外的行业,也有很多药配在一起,有结晶什么的,知道会产生哪些反应,这些我们可能会在“规范”过程中写,比如有几种要混合的时候,可能预先要做什么,再专业的话就是农药方面去做标准了。 摔飞机被当成行业笑话的阶段已过

记者:应该怎么评价“规范”对植保领域的影响?

薛新宇:有了“规范”以后,对企业本身就会有一定的要求,对产品质量也有规范。从企业本身来讲,如果没有这个技术能力,它们也进不了补贴名单,还有就是好的企业做起来以后,也会有品牌的效应,对它的产品销售将会有利。现在植保机价格已经下来,如果做得不够好,没有足够的规模,很难有很大的利润,所以很多人不再做植保。这就像原来的手机市场,旺了一阵子,到现在就是几大品牌。

记者:也就是说,那些小的植保企业就要慢慢被淘汰了?

薛新宇:我认为是这样,除非特别有创新、有特别好的产品。当然,有好的技术,不一定要自己做个企业,有些企业将好的技术进行转让也是一种方式,只要能发挥作用,体现价值。

记者:现在的“规范”在植保行业里是什么样的情况?这是业内的第一个标准吗?

薛新宇:国字号的行业标准目前就这一个,在此之前有一些地方标准,像重庆很早就做了,那是最早的地方标准,应该是在2015年,后来江西、河南也都陆续发了,弄得也都不错。我们做的早,但之前我们被挡住了,专家们很谨慎。 日本搞无人机已经30年,但是它们还不像一个标准的行业似的,它们叫《无人机产业基准》,实际上是规定了人、产品从生产到回收的过程,它们发的就像民航发的公文,农业部发的公文一样,规定飞机操作手要有操作证、维修手要有维修证、飞机生厂商对于卖给谁要知道,还要追踪登记,在买的过程中还要登记,报废的话原生产商要回收,就是全周期,而我们发的则是标准。

记者:如果做一下横向的比较,我们国家在植保方面跟国外有哪些区别?

薛新宇:跟国外比当然是处于引领的地位,在智能化水平上比日本也前进了不少,雅马哈在2018年年初发布了几款新款飞机,但在能实现的智能化功能方面比我们都晚。美国在2015年底开始登记制,2016年以后开始做各种尝试,包括植保,但是他们还是科研活动多一些。

记者:我们看到一组数据 ,无人机企业300多家,其中有200多家做植保,生产各类植保无人机共178个品种,感觉大家在扎堆去做植保。

薛新宇:现在已经不像前两年了,前两年我们的项目完了之后我接电话,一个个都热血沸腾的,跟他们讲很难,因为我们做项目的知道,田里面刚开始也不稳定,想把它飞平稳不容易,每天的作业效率跟我们计算的不一样,因为你原来不是在这样的环境,飞得慢散热这些都是问题,但那时候人们不想这些问题。最开始的时候我接触这个行业时,还有吹一天可以喷一万亩的。

记者:什么样的可以喷一万亩?

薛新宇:都是没有下过田的。到了2014、15的时候,大家就不说自己一天打多少亩,那时候一天打200亩就还行,还有摔了几十架飞机,还觉得挺厉害的。在此之前,摔一架飞机会被当成行业笑话。每个阶段都不一样,到2017年,基本上就不怎么摔了,飞机都比较稳定。

记者:现在的植保机可以理解为已经比较成熟了吗?这主要是指电动的,还是油动?

薛新宇:对,已经成熟,油动的也已经做的不错了。

记者:但电动的续航一直都是问题?

薛新宇:这个要看未来能源有没有突破,目前来说我们觉得续航这个问题大家特别关注,但实际上为什么不想一想,一箱药就那么一点,现在做的都是插拔的药箱、插拔的电池,无人机飞回来以后,药箱、电池一拔,插上新的再飞。无人机企业都在想办法提高效率,还会做电池管理,都是为了在有限的范围内,让电池的续航时间增加一点,电池管理做好了,可能会增加20%左右的续航。

记者:其实植保也不光是打农药这点事……

薛新宇:我们以前只是接触到药,怎么去用药,还有病虫害,我们就叫病虫害发生规律,应该什么时候打,可能就知道这些,没有到生物学的层面。进入植保以后,发现很多人都做到分子、生物这些东西。我们现在也在探索,什么样的雾滴、什么样的喷洒方式,能够得到什么样的效果,也在从装备的角度去找一些参数,反过来再重新设计装备。 现在融合度越来越高了,我们的人现在也分几组,以前我们不会跟着大田、病虫什么的,现在我们的研究生会一直在那待着,从病害发生一直到结束,整个生长期都要了解,全程喷洒都要去查看,从自己的角度来看看是怎么回事。

记者:农药确实比较专业,尤其是还有毒,打下去可能还有农药残留?

薛新宇:现在的农药其实基本上都是低毒的,我们在规范里也会写,尽量用水剂的农药,不要用粉剂。高毒的农药现在基本上都在禁止,毒性高的确实效果好,但是对环境对人都会有危害,而且病虫的抗药性会越来越强,这对于农药行业也是很专业的课题。

记者:就像《寂静的春天》描述的那样?

薛新宇:其实现在有些农药为了显示没有毒会给你演示喝一下,高毒农药基本上现在没有了,中等毒性的农药慢慢地能替代也在替代。

记者:但毒性不够怎么杀死病虫害呢?

薛新宇:农药里面可能还要加一些克病虫的东西,那个东西并不一定是毒,进行针对性的精准打击。 无人机未来将承担远超5%病虫害防治

记者:你觉得无人机植保将在未来占据什么样的位置?

薛新宇:现在植保已经起来,有人预测植保行业未来可能要承担5%的病虫害防治任务,但是我的预测绝对要比这个高得多。为什么这么认为呢?我们是搞装备的,我1991年毕业就一直在做植保机械,因为我们在南京,当时给我们的定位就是南方水田的植保作业机具,但机具下田确实很难。地面机械,在粘度大的水田里,转几圈你就知道,轮子会被完全缠住,这就需要有更大的功率去带动它,功率大了机子整体也就大,转移起来很不方便。现在湖南湖北大部分地区,基本上还是靠单架的,或者人扛着喷杆,真正的是靠人去解决,其他的各种各样的创新,都没有大面积铺开,因为多多少少都有问题。

记者:这些机械普及不开是不是也跟农民本身没有多少田有关系?

薛新宇:我们的田块确实小,农民还关心你的机子下去是不是压苗呢,所以无人机出来后,转移特别方便,而且不用下田,这是很好的解决方案。

记者:无人机能够替代地面机械吗?

薛新宇:互相补充吧,没有谁替代谁的问题。我们到广西的山区,以前觉得那比较偏僻,但那里对无人机的接受度特别高,觉得效率可以提高很多,他们的田块零散,大的机器转移不方便,都是丘陵山地。而无人机植保行业,技术迭代很快,每半年就会有变化。

记者:随着土地流转的加强,有观点认为未来植保的方向应该是长航时大载重,你认可这种看法吗?

薛新宇:我觉得还是要跟作业田块相关,要根据实际情况,对于大的特别好条件的地方,要提高效率的话长航时大载重挺好,但还要考虑长航时大载重本身的安全性问题,因为它们跟小的机子不一样,民航为什么要划等级?国际无人机组织划的都是有关系的,其中有几个准则,一个是重量的准则,一个是速度的准则,实际上就是因为重量和速度都会对人产生伤害。如果是以特别快的速度碰到你,或者特别重的东西打到你,对人就会有伤害,另外一个是动量的准则(质量乘以速度),比如特别大的东西,用特别低的速度慢慢推过来,对人也没什么伤害,就算是5吨的东西,每秒一毫米的移动速度碰到你,对你也没有特别大的影响,但子弹虽然很小,速度很快,对人也有伤害。

记者:植保行业虽然现在做的企业很多,但是很多人都在说不挣钱?

薛新宇:今年我听到的消息是很多人都开始挣钱了,原因一个是效率提高了,作业量也上去了。今年上半年的作业量肯定比去年全年还多。

记者:问题是不太挣钱,谁会去做呢?

薛新宇:其实也有一些模式,比如租赁的模式,通过租机子,去服务,然后找盈利点。价格低肯定不行,这个事情也在讨论,是不是应该优质优价。如果一亩地收两块钱,结果打不好,再去打一遍,本身作物的损失比药物可能还贵。我觉得过不了多久,它所产生的负面结果就会显示出来,大家会重新来看待这件事情。 其实我们经历的每个阶段都有乱七八糟的事情,慢慢地开始规范,都是这么个过程。

记者:但如果低价已成行业“规矩”,如何做到优质优价?

薛新宇:大家都活不下去了,就没法低价,以后就全是高价了。你愿意低价就要承受你投入的后果,低价没打好,农民也要承受低价带来的劣质后果。经过一个阶段的洗礼,大家会逐渐认识过来,一部分人会被淘汰。

记者:到现在精准农业的提法在植保领域也越来越多……

薛新宇:它起点比较高,实现起来也最容易。

记者:怎么理解?

薛新宇:我们在标准里面规定了一些基础类项目,都是要通过飞控或者智能化的手段去实施。对于地面机具来说,可以用自动导航的就是精准农业了,对于无人机,飞控好了才能飞得平稳,它本来就有好的大脑,在好的的大脑上教它做什么东西,就简单得多了。无人机现在已经无人化了,不但飞行平稳,还有按航迹飞行、航路规划、精准飞行、断点续航、变量喷洒、自动避障、仿地飞行等,精准农业实际上就是靠装备的大脑去实现一些精准作业的任务。 我们到其他行业去的时候跟他们讲我们行业的要求时,他们都惊讶农业已经做得这么细了?其实好多要求确实很细,而且很多功能已经实现了。

记者:怎么看待政策方面,包括乡村振兴对植保行业的影响?

薛新宇:乡村振兴实际上是给农业授之于渔,让农民们提高整体的技术水平,自己去挣钱去创业,对无人机行业来说肯定有很大的促进,因为它本来就是一个有技术的行业。要是掌握了这个技术,可以用技能去创造产值。这跟生产企业不一样,生产企业考虑的多,可能会铺一堆网,但这个行业找到位置去做服务就行,当然这个服务可能还有一些农业的基础知识。乡村振兴对于无人机行业肯定是一个促进,原来没有技术的人会觉得高科技很遥远,但通过培训,他们能体会到科技的力量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私人飞机_私人飞机价格_私人飞机品牌 » 有了“规范”以后,植保行业洗牌将加速

赞 (0)
分享到:更多 ()

评论 0

  • 昵称 (必填)
  • 邮箱 (必填)
  • 网址